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一幅画几千甚至上百万元?十字绣里的心魔和暴富梦想

iwangshang / 姜雪芬 / 2019-06-09

摘要:桃园三结义拜关公,淘宝掌柜拜马云,十字绣大头哥仰望岳云鹏。

天下网商记者 姜雪芬

雷佳音送岳云鹏女儿三万多块拼图,被称“坑娃礼物”,岳云鹏回怼,赠22米长清明上河图十字绣。俩人酣战,大头哥窃喜——“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大头哥,本命匡志刚,日照人。人如其名,头大体壮,身高一米八四,为典型山东大汉,却做针线活生意。十字绣喜提热搜,新朋旧友、亲戚同学,见他就嗨:“小岳岳买十字绣了!小岳岳买十字绣了!”

大头哥歪着脑袋,咧嘴一笑,“解绣家心魔,造暴富神话,人生一大乐事也。”

俗人看图是图,大头哥看图是金库,称极有魔力,引无数民间英雄竞技。有人历经多年完工,绣完爱不释手,估价几十万元不售。

不拜关公、马云,拜岳云鹏

业已立夏,艳阳高照,海风习习,午后的柳树带着倦意,人们遛入荫凉地,慵懒闲散,漫不经心互相道声“吃饭了没”。

浓郁树木中间一处工厂,大门敞开,几个员工抱着“一块布”爱不释手,看了又看。几平米的办公室没有大窗户,更显沉闷,屋子里一整面墙上,挂着一幅加长版岳云鹏与清明上河图高糊照,诡异之余,增加了一丝明朗色彩。

桃园三结义拜关公,淘宝掌柜拜马云,大头哥不走寻常道,每天仰望岳云鹏。

“财神”显灵,半个多月前,一中年男士抱着同款十字绣产品,登门拜访求帮代卖,霸气宣言:绣一年半,诚售100万。

近几年行情起起伏伏伏……作品市场价约为几万元。大头哥不忍让对方直面惨淡的真相,一冲动答应寻找潜在买家。

“报多少价都不是大事儿。”他“口出狂言”。

难怪,这几年,他见过各方江湖人士,抱着五颜六色的大作,期待一夜入账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

他从不鉴画,混社会全凭一句话:“活费工夫,需一年甚至几年,色彩越丰富、有层次感,越考验眼力和手劲。”

一画难求,万金不卖,留作传家宝

做了8年十字绣生意,大头哥小有名气,吸引一帮另类江湖小弟慕名前来。

小伙瘫痪在床十多年,绣出多幅大尺寸作品,残疾父亲卖十字绣筹到儿子的彩礼钱,聋哑宝妈边打工边绣,成功售出,给孩子购买学习材料,添置新衣。

他也有寻宝失手的时候,一画难求,万金不卖。

有陪读妈妈,玩十字绣为“威胁”孩子,立志用6年时间,绣一幅30米长的作品。绣程过半,孩子叛逆想放弃学业,她甩出作品“威胁”:你若弃学,此宝贝将被剪碎,一文不值;你考上大学,此物将得以存活。孩子不忍成为刽子手,毁了母亲心爱之物,发奋读书。

有残疾父亲,历经几年绣出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富贵花开牡丹图,准备分给三个孩子,留作传家宝。

绣家慕名前来

初级爱好者喜欢小尺寸,爱绣猫狗花草;中级绣家多挑战黄金满地、骏马奔腾,及天道酬勤、厚德载物文字;清明上河图大气磅礴,为十字绣界奥斯卡,已成所有绣家心魔。

近年来,孩子的照片、生肖等定制图也备受青睐。

求宝不得,大头哥并不气馁,时而拍手叫好。触摸布和线时,他笑称有质感,图独一无二,饱含爱与深情,是一笔不同于金钱的财富。

初中辍学,3个月赚了50元

大头哥1991年出生,踏入十字绣行业,缘于无所事事。

16岁那年,初中辍学后,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拒绝与人交流,满脑子想着赚钱,还清家里外债。因无一技之长,找工作处处碰壁。看到推广十字绣月赚50元招聘消息时,他想都没想,果断报名,疯狂加了150个群,每天发广告。

遇人不淑,厂家失信,3个月后付款50元。他自学编程,后建网站,推出广告联盟等服务,以流量赚广告费,一个月后,掘到第一桶金,“一大笔钱,3000元。”

匡志刚

几年过去,十字绣厂家经过多轮洗牌,不少谋求转行。他则在淘宝开店,参加培训,销售起产品,还结交了一帮江湖好友,各个怀揣财富梦,人也变得开朗。

生意做大后,他招了4名员工,负责客服、设计工作,友人前来实习打包、发货等工作。最多时厂里有14个员工,充满干劲。财富的增长带来了底气,他不再恐慌出门,开始接待到访的客户,介绍产品。

宅人的困惑

跟社交达人相比,大头哥和团队可谓死宅,日常生活为吃饭,睡觉,十字绣。人们笃定,每幅作品少则几千、上万,多则十几万元,但现实并非童话,几百、几千元更为常见。

没有一画暴富的神话。

大头哥积累了近17万粉丝。2015年之后,市场上玩家增多,图案大同小异,同质化竞争激烈,有工厂将原材料运到劳动力性价比高的国家,低价收购成品,进一步压缩成品利润空间。

2018年,直播正盛,他希望乘风而起。江湖好友前来取经,兼职实习主播。

王丰亮

王丰亮,日照人,40多岁,正坐在手机镜头前,用方言解答买家困惑。粉丝嚷嚷听不懂,他不好意思笑笑,自得其乐,开心吆喝。

年少时,他喜欢旅游,但至今未走出这座海边城市,常因电视打不开等小事,与跟不上时代的父母吵架,斗气,离家出走。

烦躁时,他到村头,听老人们聊家长里短,到“孔子老师”项橐的庙里,求得心灵宁静,追寻智慧真谛。更多时候,他喜欢一个人待着,不想被打扰。

读书也可以消磨时间。他欣赏《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念叨着那份从小村庄到大城市闯荡的精神,像极年轻时的自己。

他曾抱怨命运不公,质问“老天为啥跟我对着干”。

因为患病,20多年前,他的脊柱严重扭曲、弯曲,再也无法直立行走。

“终于能做成一件事了”

接触十字绣之后,王丰亮有了新的爱好,研究字体和图画。他“点评”柳公权的书法稍显紧凑、急迫,更喜欢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大气饱满。

匡志刚在一旁笑,调侃照此直播下去,离爆红不远了。

初三那年夏天,他帮父亲修摩托车,被突发的大火烧伤。医院先后下达13次病危通知书。几年来,他做了30多次植皮手术。

不得不出门时,他将胳膊、手、脖子等包裹起来,下意识拉长衣服盖住疤痕。赚到第一笔3000元“巨款”时,他欢呼“我能做成一件事了”。

王丰亮有了新的目标:直播时,讲出书画里的故事,《三国演义》里的智谋,《水浒传》里仗义,《西游记》里的腾云驾雾,从印度恒河畔的水葬到战争之地的苦难。他希望在这里觅得新友,谈天说地,畅古论今。

他们在一针一线中,看朝阳日落、骏马奔腾,品文豪佳话,赏千里豪情。枯燥的生活里有了色彩,黑暗中照进了微光,人生从此有了期盼。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