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菜摊大姐年入200万,外卖占8成,真正的幕后推手是它

iwangshang / 陈晨 / 2019-04-11

摘要:2019年,巨头们开始“围剿”菜市场,盒马、苏宁开出了自己的菜场,美团对标叮咚买菜,上线了直营买菜外卖业务,饿了么则宣布坚决做平台,通过数字化、供应链、配送、流量、金融等五大方式赋能平台商户,将买菜业务快速推进500个城市。

天下网商记者 陈晨

互联网买菜这件事不是近两年才有的。

2012年被称为生鲜电商元年,巨头纷纷涌入这片“最后的蓝海”,“菜篮子”已被人盯上,最高调的是富二代史杰。他不仅宣布开100家社区店的计划,还开着一辆喷涂着“翠篮子”的法拉利赛车征战“法拉利亚太挑战赛”。只是其母亲的公司在2014年遭遇因资金链危机,“翠篮子”随之停摆。

2016年夏天,故事的主角换成了人大毕业的三个北漂白领,地铁口卖净菜的模式踩中了风口,却没有踩准融资的节奏。

青年菜君这个短短一年内获得三轮上千万投资的明星创业公司,说倒下就倒下了。

 

故事到了现在,创业者依然在为钱发愁。叮咚买菜在半年多时间,连拿包括高榕资本、红杉中国、今日资本和老虎基金等一线基金在内的5轮融资。一方面,说明资本市场对于生鲜电商的看好,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叮咚对于资金的渴求程度。

获客难、存储难、损耗大,没有资本的支持,本身没有造血能力的生鲜电商的生存率可想而知。

一组流传很广的数据,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企业中,只有1%实现了盈利,其中,7%巨亏、88%略亏、4%持平。生鲜电商因此被贴上了标签—— “天下最难做的生意”。

可是,空白市场、高频需求的诱惑没能阻止资本的撒币,据统计2018年共有120亿元资本砸向生鲜电商。

到了2019年,情况越演愈烈,巨头们开始“围剿”菜市场,盒马、苏宁开出了自己的菜场,美团对标叮咚买菜,上线了直营买菜外卖业务,饿了么则宣布坚决做平台,通过数字化、供应链、配送、流量、金融等五大方式赋能平台商户,将买菜业务快速推进500个城市。

 

马云说,阿里巴巴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生鲜电商这个“最难做的生意”,在“买菜”更接地气的语境下能好做起来吗?

前置仓的可能性

受不了地推员的围追堵截,张大妈下载了一个买菜app。

第一次,用完优惠券花一块钱就买了8个鸡蛋,大喜过望的她有了第二次尝试,买了一盒豆腐送了一把葱,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没有优惠,张大妈卸载了app。

生鲜电商近十年,烧钱补贴的模式还在继续。跟所有烧钱培养用户习惯的操作一样,生鲜电商也在使劲用钱砸出规模、砸出市场份额。只是相比进口水果的高毛利,普通蔬菜的利润要低得多,烧钱亏损有增无减。

这时,以规模化摊薄成本,保障服务和质量的前置仓成了热门选择。

叮咚买菜是最近的窜出的黑马,盒马生鲜的CEO侯毅也承认,叮咚买菜对盒马造成的压力。叮咚买菜副总裁俞乐透露,2018年3月份上线至今,叮咚买菜的月营收是2.6亿元,2018年的营收8亿元,整体毛利率是30%。

饿了么app界面与叮咚买菜界面

在外界看来叮咚买菜“0元起送0配送费,买一根葱都送”的烧钱模式撑不了多久,但前置仓带来的强执行力是叮咚买菜被超一线风投看好,并被提起最多的商业亮点。

叮咚买菜的物流流转是这样的:蔬菜从采购地出发,到城市分转中心,然后通过城市内的干线物流到达城市仓,再由城市仓运往社区周边的前置仓,最后由100米的末端配送到达用户的家里。

前置仓的定位比起社区店有几个好处:第一,传统商业模式当中最重要地理位置因素显得没有那么重要,租金各方面的成本降低;第二,仓比起店的运营要求低得多,人员开支降低了成本;第三,靠近社区,缩短了配送路径和配送成本,能实现整个社区的全渗透,保障履约时间的确定性。

但有人为叮咚买菜算过一笔账:“蔬菜作为低客单品类,以客单40元,毛利25个点算,叮咚买菜如果履约需要亏损8元/单,每日亏损120余万。”如果按照毛利30%计算,亏损依然存在。

想要获得区域垄断必定是个烧钱的过程,但对于高频的买菜需求来说,这样的营收比例同样带来巨大的资金压力。

俞乐也坦言,订单的密度是决定商业模式生死的关键。高密度订单既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