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孙宏斌、许家印之后,贾跃亭还有下一个吗?

iwangshang / 苗心 / 2018-10-08

摘要:这究竟是一场争夺控制权的博弈,还是最终撕破脸的决裂?

封面

贾跃亭的坏消息已经不是新闻,但他的好消息却容易成为新闻——因为总是伴随着悬念和反转。

2017年底,在贾跃亭美国造车事业山穷水尽时,遇到了白衣骑士许家印。合作尚不满一年,2018年10月7日,恒大公开宣布贾跃亭单方撕毁协议,试图剥夺恒大方所有协议下的权利。

10月8日,法拉第未来(下文称FF)发表声明回应单方和恒大撕毁协议的原因,直指恒大先背信弃义。在FF的声明中,我们看到了一个霸道的恒大:恒大在FF完成注资的条件之后,不仅没有注资,反倒要求更多的控制权,并阻止FF接触其它投资人。

坏消息总是连串出现,据美国媒体The Verge 报道,9月底,贾跃亭8月才隆重推出的 FF 91首台预量产车着火损毁,他让员工签署了保密协议,试图用协议的纸包住起火的车。

为什么在量产进展到关键时刻时,贾跃亭单方撕毁和恒大的协议?缺乏资金的FF,量产自然会更遥遥无期。

在双方协议中,2019年第一季度的量产承诺是否实现,是贾跃亭保持FF控制权的关键。财新传媒在2018年6月份曾揭露过FF的量产进程,指其在技术和资金上面临重重困难。量产,是一场漫漫的烧钱之路,恒大的8亿美金,仅用于还债和支付基本开支,在半年时间内已烧个精光。

结合贾跃亭的过往,有一种逻辑似乎更符合现实:眼看量产承诺难以实现,按照协议控制权不保,贾跃亭铤而走险,以公开决裂的方式和恒大叫板。

这究竟是一场争夺控制权的博弈,还是最终撕破脸的决裂?

短暂蜜月期

许家印和贾跃亭的合作,经历了隐婚、蜜月期、磨合期,然后其中一方忽然单方面提出离婚的过程。

整个过程,竟然不到一年。

在2017年底贾跃亭美国造车资金断流,困境重重的时候,神秘的香港时颖公司浮出水面。

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FaradayFuture原股东(FFTopHoldingLtd.(原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订立合并与认购协议。

即使当时舆论纷纷猜测时颖幕后是恒大,但这一传言始终未得到恒大的回应。

直到2018年6月25日,恒大不再隐藏在时颖公司背后。恒大集团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恒大健康意外发布公告宣布,恒大集团将以67.46亿港元的价格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的股份,恒大集团借此间接持有Smart King公司45%的股份,成为Smart King的第一大股东,也成为FF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半个月后的7月13日,许家印现身洛杉矶,更加高调地宣示和贾跃亭的合作。

在FF总部的许家印,体验了FF首款车型FF91,贾跃亭全程陪同。照片上的许家印和贾跃亭笑容灿烂,一派轻松,那时两人你侬我侬,无任何征兆预示着三个月后,一方会撕毁协议,双方兵刃相见。

有条件的慷慨和无条件的耍赖

矛盾出在恒大许诺给FF的20亿美元上。

恒大的慷慨解囊,是有条件的。恒大在三年内共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Smart King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公告指出,早在2018年7月时,贾跃亭便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随后,矛盾开始出现。恒大健康公告称,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贾跃亭就要求香港时颖公司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香港时颖公司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香港时颖公司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猝不及防的恒大很受伤,在贾跃亭撕毁协议的十天前,恒大还花费了145亿元入股了汽车经销公司。当时专家分析,此举是为建立专业的电动车销售渠道做准备。

据媒体报道,当时的FF未能量产,但恒大已喊出口号,未来十年要造500万辆电动汽车。

此次的公告显示,恒大认为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贾跃亭方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半年烧8亿美元的量产“罗生门”

若2019年第一季度FF91无法量产,按照贾与恒大的对赌协议,前者将失去FF公司的控制权。

半年内烧光8亿美元的法拉第未来,并没有离量产更近。据财新报道,知情人士称8亿美元没有优先用于具体项目的推进上。

一位内部人士算了一笔账,去年贾跃亭欠美国的供应商4千多万美元,加上罚金和利息近1亿美元。加上人员工资及奖金的开销,至少要2-3亿美金。又过了半年。再加上现在的新工厂基建(不算设备),总共又要先花掉1-2亿美金。虽然Hanford工厂是在已有厂房上进行改建,在5月份也拿到了施工许可证,“但在美国生产的话,设备就还要1-2亿美金,还不包括买零件的费用。”

而FF91的量产还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投入,这也是贾跃亭在烧光8亿美元后,要求恒大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原因。

量产的难度,在汽车业界早已是常识。造车烧钱,也不是秘密。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经说过,“200亿元(人民币)是造车的门槛,没有200亿元的资金准备就别想进来”。

恒大给法拉第的20亿美元,看来也不算慷慨。FF91究竟离量产还有多远,是双方矛盾爆发的根本原因。

2018年6月份,据财新报道,FF内部人士透露,截至6月份,FF91大部分零部件还在质检过程中,车辆制造过程中的质检包含测试、检验、认证和许可等多项流程。还有一些重要的安全测试并没有做,例如碰撞测试。此外,FF91不仅大部分零部件尚未完成测试,其最核心的电池包还出现了漏液问题。

一名FF离职员工透露,FF91电池组使用了特殊的液体冷却散热方式,该液体黏稠度很高,必须加压才能让液体实现流动散热,但只要一加压,电池组内部压力失衡就会导致电池包破裂漏液。现在,FF的工程师还没有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8月底,当贾跃亭曝光FF91的预量产车时,电池的漏液问题还没有解决。“没有装冷却液的电池存在无法散热的安全隐患。考虑到安全因素,贾跃亭没有上车试驾。”

但在FF最新的声明中,它反驳了恒大在声明中指出的FF在条件尚未完成即要求提前注资,反倒驳斥恒大在FF满足所有协议条件后,并未履行承诺注资。并指责恒大趁火打劫,以不注资要挟FF,以取得更多的控制权。

是许家印贪心,还是贾跃亭没信用,此刻,已成了罗生门。

磨合期裂痕

此前的8月14日,FF在中国的运营总部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大FF”)正式揭牌,8位高管同时出现在揭牌仪式现场,但其中并没有FF的人员。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彼时一名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透露,FF仅负责技术输出,未来恒大FF所有的生产、经营、管理业务全部由恒大负责。

与此同时,恒大在作为投资人的同时,也给FF增加了一个新的老板,即任命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为美国FF新能源公司董事长。

但据财新报道,今年6月恒大入股FF后,双方合作不是很愉快,恒大希望派驻FF的人员也“派不进去”。此前恒大健康公告称,拟提名夏海钧和时守明分别担任Smart King的董事长和董事,原股东方有5个董事会席位。然而截至目前,恒大方的夏海钧和时守明并没有参与到Smart King的日常管理。

贾跃亭在管理上和人闹翻并不是第一次。

贾跃亭曾在2017年11月和8个月前加入FF担任首席财务官的前宝马首席财务官Stefan Krause公开翻脸,FF的公号直接发文《关于立即终止Stefan Krause先生雇佣关系及对其采取法律行动的声明》,指责Stefan Krause存在失职、渎职和违法的行为。

但在法拉第的部分员工看来,Stefan Krause是一位非常有经验并且务实的财务官,他当时进入法拉第的一个重要任务是是帮助法拉第尽快获得量产所需资金。“当时因为生产周期长,量产遥遥无期。Stefan Krause想从商业上迅速变现,曾经提出要生产收藏车的概念,就是像劳力士手表一样,手工制造一批没有经过正规认证的车,可以短期上路,只供人收藏,每辆售价约30万美元。打造一个租用的概念——即这辆车不属于你,公司还会回收。

但这个决定被贾跃亭否决了。一位前员工说道。在他看来,他更能理解Stefan Krause的解决方案,而不是贾跃亭在量产问题上不断混淆“量产”概念,吸引更大的投资。

据外媒报道,在2017年,Krause其实已经成功找到多位愿意接盘的投资者,他们大多认可FF在造车领域已做出的成绩,而且大多出价都不低,但这些投资人都表示希望贾跃亭放弃对FF的控制权。“这也许是贾跃亭真正被触怒的原因,贾跃亭的思维是‘我对你那么好,高薪挖你,你为什么还要剥夺我的控制权’,但职业经理人的思维是为公司服务的,他只会寻求对公司最有利的解决方案。”一位经历过Stefan Krause出局风波的员工说道。

Stefan Krause的离职,动摇了一批法拉第员工的信心,他们紧随Stefan Krause后尘离开了公司。

贾跃亭在管理上被人诟病的还有一点:总是用“yes man”。在FF拥有多个头衔的邓超英,是贾跃亭在FF最信任的人。之前只有制片经验,但没有任何造车经验的她,在此前几年全权代表贾跃亭处理公司财务。

从2017年底恒大和FF合作开始,FF有了一些新的改变。公司又新招了一百多人。在新的投资方进驻后,法务部和财务部也换了新的人员。其中法务部新入职的负责人Henry Hong Liu是全球知名律所Mayer brown的合伙人,在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等领域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那时贾跃亭也不再用邓超英管理财务,虽然她的身份还类似于一个大管家。令员工担心的是,贾跃亭的管理风格改变并不大,偶尔,他也开始和技术人员一周聚餐一次,但还是习惯和中国高管开会。

如今,员工们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贾跃亭面临自己的控制权受到威胁时,他选择的方式依旧是“翻脸”,这一次翻脸的对象是已经给了他八亿美元的恒大老板许家印。

在FF最新声明中,依旧欢迎新的投资人进入的贾跃亭,还会有下一个吗?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