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35年的和解与重生:她出生时差点被溺死,如今成为年入千万的企业家

iwangshang / 刘卓然 / 2018-07-12

摘要:35年后,再度回忆起出生往事,洪爱治已经释然。

1531377086881

文 / 天下网商记者 刘卓然

1983年农历六月十五,福建晋江开杂货店的洪家陷入绝望。刚出生的老四,还是女孩。

当时的闽南一代,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过了门媳妇要想在婆家立足,就必须尽快生下男丁,为家族延续香火。加上当时计划生育政策严格,生下女孩的家庭往往将孩子过继给他人,直到生下儿子。

在传统和现实面前,洪家和很多家庭一样也不例外。除了大女儿,老二和老三都陆续过继给了他人,后来母亲实在不忍心,好说歹说又把老二抱回了家。当看到第四个孩子还是女孩时,被失望冲昏头脑的家人,一把将她带到河边打算淹死。当时只有6岁的长女见状,急忙出门搬救兵。最后在婶婶的劝阻下,一场人间悲剧才得以避免。

这个在出生当天险些丧命的女孩,就是洪爱治。在闽南语里,“爱治”的意思就是“喜欢弟弟”。她的小名叫“阿K”,意思是“随便放着养”。

谁也想不到,35年后,那个不被看好的小女孩通过自己的打拼,成为了晋江小有名气的女企业家。在她的带领下,家族的个护纸品代工厂仅用半年就在阿里巴巴国际站打开了局面,每年销售额达到五千万人民币。

image003

走到今天,离不开洪爱治做出的三个选择

人争一口气

六月底,在海南度假的洪爱治又一次听到了儿时的乳名,阿K。

这个小名外人不知道,只有村里人晓得它背后的意思。洪爱治明白,在海南工作的叔叔这么唤她,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出于习惯。这个伴随一生的称呼,是一道伤疤,也是让她变得无比坚韧的养料。

“我要活下来都不容易,我得为自己争口气。”洪爱治说。她争到的第一口气,是一份大学录取通知书。学校在福州,专业是她向往的外贸英语。

在家人眼中,洪爱治是块读书料。但只有她知道,自己的成绩完全靠着一股“死磕”的劲。“我不聪明,就是‘死读书’。别人背书只要半小时,我可能得辛辛苦苦背一个晚上。但就算不睡觉,我也一定要把书背出来。”

image006

洪爱治说自己并不聪明,但好在有韧性肯坚持

2001年,正当洪爱治准备去福州读书时,她碰到了第一道人生选择题。当时,家里刚开始兴办工厂,代工的卫生巾和纸尿裤十分畅销,极度缺乏人手,大姐在外工作,下面的弟弟妹妹还在上学,光靠二姐和姐夫十分吃力。再加上当地的习俗中,每个晋江女孩都要准备嫁妆,富贵人家能出百万千万,最普通的家庭也要准备上十几万。

“大家的想法是,得多准备一些嫁妆,以后在婆家有地位,不会被欺负。”洪爱治听不进劝,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去大城市读书,毕业后找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组建自己平实幸福的小家。

“小时候,几乎没有吃过一顿团圆的年夜饭,因为过年的时候,是店里最忙的时候。”洪爱治想要和父辈不一样的生活。她没有征得所有人的同意,收拾好行囊,踏进了大学校园。

闯荡上海滩

“小姑娘,你穿得这么少,不冷吗?”

2004年12月的上海,气温只有零上三度。看到衣衫单薄的洪爱治,公交车司机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他不知道,这个用腼腆微笑回复的姑娘,刚和家人大吵一架,离家出走。揣着800块路费,买了一张卧铺车票,就从还算暖和的福建来到了寒冷的上海。

与家里闹僵的原因很简单。毕业后,家人想让五姐弟中唯一上过大学的洪爱治,回家管理工厂。但刚毕业的洪爱治学生气十足,在厂里往往压不住工人,琐碎的工作也让她产生了自我怀疑。“我读的是英语,优势得不到发挥。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没过多久,洪爱治就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去上海碰碰运气。幸运的是,她很快找到了一份法国外贸公司鞋服采购的工作。“12月11日我去面试,公司经理刚好来上海出差,第二天就通知我上班了。”

来到上海后,洪爱治觉得自己过上了理想中的生活。外企公司福利好,每年除了法定节假日,还有15天的假期。再加上薪水也比较可观,当时一个月5000多元的工资,日子过得体面而充实。

不过,这一切并不是白来的。当时由于业务刚起步,洪爱治常常身兼数职,业务、行政、财务一手抓。和当年读书一样,洪爱治工作时也铆着一股劲,就算每天加班加点也不喊一声累,每个业务部门的负责人都对这个福建来的小姑娘印象深刻。

两个月后,由于工作出色又会闽南语,洪爱治就被外派回福建,参与组建新办公室。再次回到家乡时,洪爱治已经褪去了学生的稚气,变得干练果断。作为公司鞋类采购主管的她,在这家法国公司一干就是八年。婚前,她就在晋江自己买下了一套公寓,当年4000多元一平方米的价格如今已经翻了一倍。

洪爱治现在想来,人生的第二道选择题,她也幸运地选对了。

操盘国际站

2013年,刚满三十岁的洪爱治,又站在了新的十字路口。

在她外出打拼的这几年,家里的纸尿裤工厂开始拓展外贸业务,代工生意也越做越好。“2007年左右,纸尿裤卖得特别好,尤其是非洲市场,一个月就能出十来个柜子(集装箱)。”

到了2009年,二姐曾经将工厂搬上阿里巴巴国际站。四年后,想要扩大国际站业务的二姐想让洪爱治出面经营。一边是刚满周岁的儿子,一边是急需帮忙的家人,洪爱治一番权衡,辞掉了外企采购的工作,回家帮二姐开拓海外市场。“都说三十而立,我也不知道家里的工厂未来是好是坏。但我想着,该做点新的尝试了。”

很快,洪爱治就发现老本行采购和外贸,完全是两个行当。“采购就是下单,外贸得自己去挖掘新客户。”再加上半路出家,对国际站的规则不熟悉,最开始的一段日子洪爱治过得并不轻松。不服输的她开始疯狂参加阿里巴巴组织的成功企业走访活动。“我当时就是张白纸,能去的走访都去了,小到公司文化墙该怎么做,大到团队该如何建设,都是一点一点学起来的。”

半年后,国际站的生意出现了转机。一个叫做“Ezywipe”的英国压缩毛巾品牌,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找到了洪爱治,想和她谈谈代工的可能性。就是这封询盘,让洪爱治有了从代工向自有品牌转型的想法。“纸尿裤能走量,但利润薄;压缩毛巾虽然刚起步,但有利润空间,市场广阔。”

image007

已进入英国线下超市的压缩毛巾品牌

2014年夏天,央视《焦点访谈》曝光了用强酸强碱清洗酒店毛巾床单的黑洗衣厂。国内市场对旅行用压缩纸巾的需求猛增。洪爱治立即飞到了英国,拿下了Ezywipe除英国之外的国家代理权,随后开出的天猫店销量也十分不错,证明了她最初的判断。目前,光是国际站上的每年出口份额,就达到了五千万人民币。

image009

洪爱治(右一)飞往英国与品牌签约

洪爱治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做对了三道人生选择题。她不太提起成功背后的辛苦,在她看来,这份辛苦是应该的,也是值得的。

“有埋怨过家人吗?”

这个问题,让洪爱治停顿了片刻。“我已经释然了。之前从不会和别人讲这段经历。但成家立业之后,会越发体会到父母那一辈的不容易。”在她眼中,童年那座想要逃离的阴郁小城,在三十年间变得越来越敞亮和包容。

有些东西,或许需要一代人去改变,而她庆幸自己能成为变革的经历者和见证人。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