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你熟悉的快递小哥还在吗?

iwangshang / 蒋菲 王安忆 / 2018-03-08

摘要:快递小哥们为什么被罚得那么惨?他们有什么不能承受之重?健康快递,离不开健康的快递小哥。

轮播

 文/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王安忆

春节刚过,快递加盟商老孙的朋友圈就被不少人屏蔽了,朋友抱怨他每天发十多条招聘广告,他却置若罔闻继续刷屏,什么“面试成功,报销路费”、“帮忙转发介绍,发红包致谢”……包裹积得越高,老孙开的条件越优厚,他真被逼急了——过完一个春节,网点25个快递员只回来了11个,再招不到人,网点撑不出正月就得关门。

各大招聘网站、劳务市场,处处可见急招快递员的广告,“薪资4.5千/月-1.2万/月、平均收入5000-8000元/月”是标配,一些公司还会特别强调——“月收入不夸大其词,多劳多得,上不封顶”。

 

节后招聘网站上多家公司急招快递小哥

国家邮政局去年做过一项调查,在很多快递公司,80%以上快递员在一个网点工作时间不超过1年。过完春节,你熟悉的快递小哥还在吗?

罚款类目堪比五十四斩

几年前,网上火过一个顺丰快递小哥发飙的段子,一句“我工资1万5,在乎你这2000的东西”,让不起眼的快递小哥,摇身一变成了公众眼中的高收入蓝领。

不少人被这则段子吸引进快递业,结果1万5的工资没赚到,却发现了不少坑——就算在待遇最好的快递公司,月薪1万5的小哥也是凤毛麟角。收入与派件量、揽件量挂钩,分不到好的区域就赚不到大钱。相反,无处不在的罚款,却让很多快递小哥就像时时刻刻背着个定时炸弹,苦在身上,累在心里。

“丢件罚!错发罚!延误罚!差评罚!投诉更要罚!”一位大概看多了《三国演义》的快递小哥,吐槽公司的罚款类目堪比“七禁令五十四斩”。

“明明是客户不接电话导致派件晚了,还是被投诉!”“他不知道家里人代收了,就把我给投诉了!”“公司新规定,不送件入户要罚款,结果上楼派完件,车上的包裹被偷了,被罚的更多!”

每个快递小哥的心里,都埋着一段无辜被罚的委屈经历。不管是卖家发漏了货,还是因为运输中转导致的延误,罚款的板子总会打到派件员的身上。如果怎么努力都无法逃脱被罚款的风险,只会让他们无奈、心酸、沮丧、愤怒……

对快递小哥来说,多派件就意味着多赚钱,可派件越多同时意味着被罚款的风险越大。

有位快递小哥,被罚款逼得养成了每次派件都要电话录音的习惯,后来一段录音让他成功申诉,逃避了一个96315投诉的罚款,而这样的投诉,公司规定通常罚款1500元起步。可在一些主打服务的快递公司,你录了音可能也没用,哪怕后来经核实是误会,但客户第一次投诉就构成了罚你的理由。

再努力也保不住的饭碗

因为咽不下被罚的气,湖南人小聂和6个同事在2017年最后一天炒了老板的鱿鱼。

小聂在杭州的第一份工作是保安,后来听朋友说送快递赚钱就跳了槽,平时一天送150个件,月收入刚过6000,在30多人的网点处于中等水平。

去年12月31日,小聂和同事约好,拿到工资就去夜市撸串喝啤酒跨年。可拿到工资条一看,扣款栏里“罚款1200”的字样一下激起了小聂的怒火,问了四周的同事,还有6个人收到了800-1000元不等的罚款。

一行人怒气冲冲闯进老板办公室,却得到一个让人更生气的解释,“不是我想克扣你们,双11你们负责的区域有快递没按时送掉,按延时件一件罚2元扣的,每个人都扣了。”

小聂顿时毛了,双11期间每天派件量是平时的4倍,那些天他清晨5点就来分拣,凌晨1点还在送件,每天睡不足4个小时,还是积压了600个件没能准时送达,算下来被扣了1200元。起早贪黑,没奖励,还要罚,小聂和同事既委屈又气愤,眼看交涉无果,七个人一合计,当场脱衣服走人。

 

转行送外卖的小聂

小聂觉得加盟快递罚钱太多,那是因为他不认识毛哥,后者所在的直营公司,罚的可不只是钱。

和未满一年就主动辞职的小聂不同,毛哥是因为一个月出了三单差评被公司劝退的。整整三年,毛哥从未在晚上九点前下过班,眼看着自己的配送区域从一个小乡镇发展成今天的开发区,他对劝退的结果有一百个不甘心。

毛哥拿到了差评明细,向经理解释差评只是对商品不满意,而不是针对配送员,可是经理却直说公司的制度就是如此,谁送的商品出现差评就算谁的,被误评只能说明你工作没尽力,没有宣导好。

但凡入过坑的快递小哥,从不会轻信承诺收入的招聘广告,他们更关心像邮政这种单位给出的招聘条件是否属实——“不丢件没罚款,一天包送150件。”

个体怎么扛企业的压力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400.6亿件,同比增长28%。与此同时,快递均件收入却逐年下降,已经从2012年的18.6元,下降到2017年的12.37元。

 

快递业务量情况,来自国家邮政局官网

业内人士指出,理论上讲,快递均件收入下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业务暴增带来的规模效应,新技术应用带来的效率提升,都在降低快递行业的成本,然而成本的降低并不是推动快递均件收入下降的主因,关键还在于快递企业之间激烈的竞争,从而导致价格战。

为了抢占市场,快递企业一方面不遗余力压缩内部成本,可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快递企业最大的成本其实还是人。另一方面,在价格降无可降之后,快递企业也拼起了服务和时效。

除了那些五花八门针对快递员的罚款类目,很多快递公司对加盟商和基层网点的管理也以罚款为主。

比如,当快件从分拨中心发到基层网点后,很多公司都会考核基层网点的当日派送签收率,不达标就会按未及时派送单量计件处罚。遇上仗义的加盟点老板,二话不说一肩扛起所有罚款,但更多网点却像小聂的老板一样,把罚款直接转嫁到快递小哥的头上。

从快递企业角度出发,压缩内部成本、提升服务时效的出发点都没错,可当双重压力通过层层传导最终转嫁到了最末端的快递小哥时,就成了不可承受之重。

叶哥在深圳干了五年快递,送件近13万件,配送里程可绕地球4圈多。他获得过大区服务王的称号,待遇也相对不错,不是劳务派遣工,底薪就有5千,还有五险一金。

这样一位明星快递员,最终也选择在2018年春节后离职。“一方面是家庭压力,一方面是工作问题。”叶哥提到,“配送单价降了,我以前工资高,一下子降得太厉害接受不了。我现在基本收入5千,其他看干多干少,年纪大了越来越干不动。”

叶哥认为,现在单量一直在上涨,而公司控制工资上限的结果是,快递员活越干越多,越来越累,而工资却不怎么见涨。

更奇葩的是,在一些公司,快递小哥甚至还被摊派了销售任务——猕猴桃、海鲜、羊肉、茶叶、对联……卖不出去,快递员自掏腰包也要完成任务。

那些转了行的快递小哥

“不只是为了提高收入,我是为了自由而转行的。”32岁的陈明波在上海送过4年半的快递,早在2016年就转行当了外卖小哥。

快递小哥请假很难,陈明波说基本上就是春节期间的8天假,每次回到湖北老家,刚跟孩子混个面熟,就要匆匆赶回上海,重归繁忙的派件工作,“红包补贴是有的,所谓的年终奖也就三四百,年初再给个六百左右的红包。”

2016年,陈明波毅然转行加入点我达,送起了外卖。现在,陈明波每个月的收入在1.2万-1.5万元之间,据说在上海的骑手里面算中等水平。

转行那年的第一个“国庆黄金周”,刚好是小儿子一周岁生日,陈明波给自己放了一周长假,买了玩具就踏上返乡之路。坐了21小时火车见到宝贝儿子的那一刻,他无比感激自己当初的决定。

“能有机会给儿子过生日,真的太幸福了。”陈明波说,离开快递行业对他而言是一种解脱。

西安的快递小哥大刘,也在今年选择了转行,理由同样是自由,“快递员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各自负责各自的区域,平时基本没有双休日,碰到同事请假就要顶上,自己忙不过来不说,请假的人也不好意思多请几天。”

一名快递网点负责人直言,快递员岗位的吸引力近年来明显下降,“像送外卖就比送快递轻松,除掉中午晚上两个高峰时段,其他时间可以不那么累。而且外卖单件配送费较高,投诉低,外卖平台也青睐熟悉路况路线的快递员,导致我们的快递员大量流失转行,对我们分公司造成很大的冲击。”

健康快递需要健康小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推动网购、快递健康发展”。而网购、快递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健康”的快递小哥。

针对快递小哥的生存现状,国家邮政局已经将“加强快递员(投递员)权益保护,推进快递员关爱工程,遏制‘以罚代管’行为。”列入2018年更贴近民生七件实事。

去年12月28日,菜鸟联盟主要成员公司也在年度会议上发出倡议,2018年将致力于提升快递员待遇,给快递员更多尊严。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会上号召:“要关心他们(快递员)每个月带回家的钱,是不是能让家人觉得有人养家很安心;要关心他们每天起早贪黑,一年下来带回家的奖金能不能给家人惊喜。收入之外,还要让快递员获得足够的培训,要让他回家后跟家人讲话的格局发生变化。”

今年春节,数万名服务“天猫春节不打烊”的快递员除了拿到正常的假期多倍工资,菜鸟还与物流合作伙伴一起额外发放每人2000到3000元不等的春节团圆基金,让他们可以接上家人一起过大年。

春节过后,“三通一达”基本都升级了员工福利,返岗奖金、路费报销正在成为标配,有的快递公司甚至开始提供免费的住宿、车辆,甚至为员工提供免费的家庭游等福利待遇。

提升快递小哥的待遇,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更需要各方的努力,除了国家邮政局和各快递公司,消费者的宽容也至关重要。

(除陈明波外,应采访对象要求,文内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 翁菲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