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美女飞行员“乱入”手表行业,在男性主导的世界闯出了一片天

iwangshang / 刘卓然 / 2018-01-24

摘要:想开飞机,就去当了飞行员;想为女飞行员制作专属手表,就有了现在的品牌。美女飞行员因此和阿里巴巴国际站结缘。

文/ 天下网商记者 刘卓然

见到美女飞行员艾宾顿·韦尔奇(Abingdon Welch),是在拉斯维加斯的美国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

开幕那天,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打得主办方和参展商措手不及,好几个品牌的发布会和分享讲座都被迫推迟。而艾宾顿一大早才从洛杉矶出发,她开着私人飞机,准时出现在了CES阿里巴巴国际站美国买家圆桌论坛上。

开着飞机参加CES展的艾宾顿

“从洛杉矶开车过来要5个小时,开飞机只要两小时,为什么不开飞机呢?”艾宾顿的这句话,加上她姣好的外貌,会让人误以为她是家底殷实的白富美。实际上,她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家庭,因为偶然听了一场讲座萌生当飞行员的想法,并在22岁那年考取了私人飞行执照。

不过,她现在的主要身份是以她名字命名的艾宾顿公司(The Abingdon Co.)创始人兼CEO,这是她为了给女飞行员打造专属手表而创办的一家公司。

“我想开飞机,就去当了飞行员。想为女飞行员制作专属手表,就有了现在的品牌。”艾宾顿笑着说。虽然说的轻松,但回顾自己的创业经历,艾宾顿直言并不容易。

正是这段创业经历让她和“以前从未听说过”的阿里巴巴国际站结缘。她在上面足不出户找到了合适的中国供应商,让她实现了创业梦。而这也是电商全球化的一个真实见证。

艾宾顿(中)参加2018CES阿里巴巴国际站圆桌

14岁:励志要当飞行员

“14岁那年,我就知道我要当飞行员了。”那一年,艾宾顿的学校安排了一场职业讲座,那次来演讲的是两位飞行员。

艾宾顿的家族里从没出过飞行员,她去听讲座,仅仅是为了想蹭一点讲座后免费发放的小零食。没想到,听完飞行员环球飞行的工作经历,艾宾顿心中埋下了日后要当飞行员的想法。“我的母亲是英国人,小时候我在英国住过一段时间,从英国飞到美国机票不便宜,那时候我就在想,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免费坐飞机更酷的职业?”

22岁时,艾宾顿拿到了私人飞行执照

艾宾顿说,在美国当商业飞行员一般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去空军服役,先开几年战斗机,退役后回民航接着当飞行员。艾宾顿说,“军转民”在美国十分吃香也非常普遍,但她对参军实在不感冒,只好走另一条路——去航校考取专业飞行执照。

美国的通用航空业极为发达,提供飞行课程的航校在全美有近两万个。根据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规定,学员只需在航校学满最低35-40小时的飞行课程,并通过笔试和实操考试,就能拿到私人飞行执照(Private Pilot License),学费在一万美元上下。

入学34天后,艾宾顿拿到了私人飞行执照

刚刚读完大学的艾宾顿没向父母要这笔钱。她跑了五所航校,一一打听学费。最后,洛杉矶北部城市圣莫尼卡的一所飞行学校向她敞开了大门,她可以先攻读课程,工作后再慢慢偿还学费。入学34天后,艾宾顿就拿下了私人飞行执照,并留校工作。一年之后,艾宾顿拿到了商业飞行执照,并先后在Cirrus、Seaborne等多家航空公司担任飞行员。

22岁:“乱入”手表行业

与普通手表相比,飞行员手表不仅要求走时精准,还得承受巨大的震动、正负加速度以及急剧变化的压力和气温。夜间飞行、跨时区以及飞行座舱里经常出现的磁化现象,让飞行手表多出了夜光、时区显示以及防磁化的功能。所以,买一块称心的飞行员手表,几乎是所有新人飞行员的“首要任务”。

艾宾顿说,2006年市面上根本找不到一款女式飞行员手表

2006年,22岁的艾宾顿也在心里勾勒出了理想空中拍档的模样:它不仅要有飞行员手表的功能,还要有优雅的外形,最好还带着闪钻。然而,艾宾顿翻遍百货商店和购物网站后却空手而归。“商场里的飞行员手表都是男款,不是黑色就是棕色,块头特别大。”艾宾顿说。

艾宾顿不愿轻易放弃,她打算为自己定制一款飞行员手表了却心愿。然而,在一次偶然的女飞行员聚会上,艾宾顿定制手表的点子在圈内炸开了花。她发现,原来女飞行员们都想要一块外观亮丽的飞行员手表,但只能委曲求全带着男表开飞机。

“为什么不做500只手表试试看呢?”就这样,艾宾顿“乱入”了手表行业。对手表一无所知的她,给自己的创业计划定下了一条死线——“11个月。如果11个月还做不成,那我就放弃。”

艾宾顿告诉《天下网商》,那11个月的日子就像在坐云霄飞车,筹资金、开网站、找厂家……所有的工作都由她一手包办。

一开始,艾宾顿在谷歌上搜索瑞士、德国和日本的手表制作商,但总觉得摸不着门路。每搜索一次,阿里巴巴国际站的广告就会出现一次,好奇的艾宾顿最后点进了这个“从没听说过”的网站,也从此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国际站上的手表供应商太多了,我尝试性地发出询盘后,就收到了很多供应商的回复。”

艾宾顿尝试着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发出询盘

有供应商以为,艾宾顿想要的是最简单的贴牌手表——手表由公模制作,只要贴上“艾宾顿”的LOGO就算完工,工期只要30天。这个提议被艾宾顿一票否决。“必须是定制。”艾宾顿对此非常坚持。后来她才知道自己“选了一条难走的路”,因为定制的手表工期至少需要6个月,成本也更高。

艾宾顿女式飞行员手表售价在300-800美元之间

几次筛选后,来自香港九龙的手表供应商成为了艾宾顿的合作伙伴。由于是第一次磨合,工期拖延了两个月,等500只手表漂洋过海到艾宾顿手中时,刚好赶上了艾宾顿定下的11个月节点。最终,这500只手表悉数卖出。让艾宾顿最有成就感的,是在正式售卖之前,就有两三位女性飞行员向她出钱预定。

“这是400美金,帮我预订一块艾宾顿手表。”回忆起当年的这一幕,艾宾顿依然十分感动。“我从没做过手表,我的公司甚至还没成立,但大家这么相信我,我必须得把表做好。”

33岁:做自己的老板,为女性发声

“如果一天下来,我什么都没做成,那我就赚不到钱,公司也会完蛋。”艾宾顿说,为了打开品牌知名度,她每年至少要参加13个不同的行业展会。每次参展,艾宾顿都会亲力亲为,因为她就是品牌的活招牌。

为了打开知名度,艾宾顿每年都要跑至少13个展会

为了把控质量,艾宾顿筛选起供应商来绝不手软。“我每天都会收到很多供应商的报价,有些供应商甚至会发来详细的产品册,标上最低价格,看上去一目了然。” 收到这样的邮件,艾宾顿通常会在下一秒就把它们移入垃圾箱。“供应商起码得去我的网站看看我的需求,而不是海量群发邮件。”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只要是最后合作的供应商,艾宾顿总能和对方打成一片。创业初期,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找到的香港九龙供应商,已经为艾宾顿服务了11年。11年间,艾宾顿从未实地验厂,从设计到生产的所有细节,都以图片和视频的形式通过邮件沟通。

“现在是一个数字化的时代,阿里巴巴国际站也有强大的信保机制,真的没必要飞到中国,看看工厂长什么样。”艾宾顿看得很明白,她知道就算自己再闭门钻研十年,也未必比手表供应商更懂如何造表。相反,她懂的,是女飞行员和她们的实际需求。

艾宾顿有一个女性智囊团,她们中有飞行员、警察甚至赛车手,登山潜水、骑马打猎是她们最爱的业余活动。每次生产新品之前,艾宾顿都会让智囊团做一次投票表决。有一次,智囊团就否掉了一款编织表带的新款手表,她们的理由是“表带虽然好看,但在户外极易弄脏,不太实用。”最后,艾宾顿采纳了智囊团的建议,把表带改成了硅胶。

女飞行员是艾宾顿的主要消费群体之一

为了让更多女性尝试飞行,艾宾顿拿出一部分营业利润,成立了一个飞行基金。每年,她都会帮助一位发展中国家女性在美国完成飞行学院的课程,拿到飞行执照。“未来,通用航空会更加发达,所以我们不光需要男飞行员,也需要更多的女飞行员。”艾宾顿说,目前美国只有5%的飞行员是女性。

创业不容易,但它是最能锻炼人的。”艾宾顿说。

工作之余,艾宾顿还是保持着每周至少飞行一次的频率。在她看来,无论是当飞行员,还是建立品牌,只要有梦想,就要放手一搏。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