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95后美女当“妈”,养了对机器人双胞胎

iwangshang / 蒋菲 / 2018-01-02

摘要:从传统拣货员到机器人保育员,95后女孩刘划亭有了个新职业。

文/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编辑/ 翁菲

在菜鸟网络武汉黄陂园区,就连看门的大伯都知道,22岁的刘划亭红了。这几天,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扛着长枪短炮蜂拥而至——95后美女当“妈”了,养的还是一对机器人双胞胎,作为全国首批机器人保育员,刘划亭一下火了。

早上,国内首个电商机械臂仓内的机器人保育员刘划亭起床化妆,准备上班。

跟机器人混的姑娘

武汉黄陂区物流园,天空中不时传来飞机爬升的轰鸣声,这里毗邻天河机场,菜鸟、圆通、百世⋯⋯物流巨头纷纷在此安营扎寨,物流重卡进进出出,带起滚滚烟尘,穿着紧身皮裤的年轻男女,骑着摩托车冲出烟尘,车往园区外的小卖部门口一停就攀谈起来,男孩们关心哪个直播平台赚钱,女孩们则争论着时下最流行的妆容。

一墙之隔,同龄人刘划亭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这个被同事趣称为“跟机器人混”的姑娘,正紧盯着电脑屏幕,监控着各项数据的变化。

在她身后,两台黄色机械臂一刻不停的运转着。它们自带视觉系统,还是5.2的水准,能准确识别出各种形状的单个商品,并且臂力惊人,轻松举起手臂“吸”住商品,一个45度转身,把商品稳稳的放在出库的传送带上,并给它贴上带有“主人”信息的面单,然后商品坐着流水线就出库了,向主人奔去。消费者手机上的包裹信息状态同步更新,会提示“您购买的商品已出库”。

仓内的机械臂

2017年双11之前,菜鸟网络在武汉黄陂启动国内首个机械臂仓,双十一期间,机械臂搬运了成箱的电热毯、电暖炉等取暖设备。搬运以及贴面单等繁重繁琐的工作,都由自动化设备来自动完成。

安抚发脾气的机器人她有一手

这两个机械臂被工程师称为“麒麟臂”,因为它们能轻松举起超过70公斤重的物品,更能在一个小时内完成1000件中小件电器的搬运贴面单工作,相当于5个工人连续工作一小时的量。

刘划亭更喜欢叫他们“小黄人”,对她而言,它们更像需要呵护的新生儿,会吵也会闹。

婴儿最不讲道理,你要是找不出问题所在,他会一直哭个不停。刘划亭的“小黄人”也是这样。

一次,“小黄人”闹脾气罢工,就像被拔掉了电源,手臂顿在半空中一动不动。面对着两层楼高的“小黄人”,刘划亭和它们进行了几十分钟的沟通,最终在沉默中败下阵来。

她打开电脑中的各个系统,一个个监控系统窗口随之展现,UCS机械臂系统上一项参数呈现异常,刘划亭找到了症结所在。

原来,商品纸箱边缘与托盘颜色过于接近,“小黄人”识别不出物体形象,问题找到了,解决方案倒很简单,刘划亭走到商品边上,将纸箱换个方向,“小黄人”们又能认出熟悉的商品,欢乐地舞起了爪子。

像这样维护数据池、处理异常、保障机械臂正常运营,构成了刘划亭围着“小黄人”打转的日常生活,她主要工作都在电脑上,处理各类指令和数据,和CBD上班的白领毫无二致。

机器人保育员日常的主要工作是对着电脑,处理各类指令和数据。

现在,刘划亭化着淡淡的妆,头发梳成马尾并盘成一圈,还穿着红色大衣,只在外面罩一件黄色荧光马甲。

然而就在一年前,她在拣货岗上,还要日行五六万步,每天工作服都蹭的一身灰,化妆更是种奢望。

随着智慧物流升级,刘划亭的工作不再会“蹭一身灰”,她穿起了红大衣。

在拣货岗上日行五六万步

刘划亭1995年出生在湖北孝感市一户普通的家庭,孝感,因东汉孝子董永而得名,刘划亭也是一个自立自强,愿意主动分担家庭压力的懂事孩子。

高考时,刘划亭以两分之差落榜二本院校,因为三本院校学费较贵,她收拾了行李准备直接去打工,母亲拦下她,说无论她去哪个学校,只要能学一技之长就是好的。就这样,刘划亭进了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学习物流管理,并于2015年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菜鸟合作伙伴北领科技实习。

整整半年,刘划亭都在拣货岗位上奔波。拣货员需要根据订单,将货物从相应的仓库分拣出来,放置到备货区发货位置。

在武汉江夏区一间一万平方米面积的仓库内,刘划亭推着小车掠过一排排钢筋构建的货架,停驻在要拣的货物面前,弯腰、搬运、推车循环往复,一天走下来足足有五六万步。

脚上起泡是家常便饭,她想挑破又怕疼,但是日日行走的挤压,水泡总会被挤破,结完痂再起泡,她都默默坚持了下来。

刘划亭这组通常有3个拣货员,他们跟质检员私下有接头暗号,每次质检员喊出“天王盖地虎”的口号,就是暗示他们:有人拣错货了,赶紧来换,而刘划亭还从未出过错。

直到一家婴儿纸尿裤的商家做了次连续三天的促销,拣货量一下子比平时多了两倍,拣货员们得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11点多。

质检台上传来“天王盖地虎”,这次,质检员将目光投向了刘划亭。

只看得见鸟的孩子

纸尿裤一役,击垮了刘划亭最后的骄傲,她迫切想从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她的主管很快觉察到了这个活力女孩的变化:话少了,步子也慢了。

主管把她叫进办公室,刘划亭坦言,因为过度劳累,她不想干了。可是主管不但安慰了她,还让她换到制单岗去试试。

在制单岗,刘划亭的技能有了用武之地自己,她处理数据问题的能力频频得到认可。

今年10月,机械臂仓启用。正在做报表的刘划亭被主管带到黄陂区,“机器人来了,走,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一看,刘划亭就成了首位机器人保育员。

为什么是刘划亭?据说围观机器人的人群中,只有她围着工程师询问了机器人的各种操作和数据监控的各项要点。

印度史诗《摩柯婆罗多》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大师特洛那教学生射箭,到了树林中,问一学生:看见鸟没有?答:看见,又问:看见树林和我没有?答:都看见了。又问另一学生:看见鸟、树林和众人没有?答:我只看见鸟。特洛那令其射,中。特洛那说,那个只看见鸟的孩子是好学生。

现在,刘划亭是那个只看得见鸟的孩子。

刘划亭所在的北领黄陂机械臂仓内项目组统共就4个人,2个机器人保育员,分别是她和1996年出生的柳茜,2名质检员,这个仓不需要拣货员和搬运员。

刘划亭(右)和同事柳茜(左)一起在仓库内巡查。柳茜明年才大学毕业,但今年她已经提前拿到了物流企业发出的offer。

最近,刘划亭和柳茜每晚都会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向工程师学习机器人的知识。工程师设计了5个章节的教学课程,制作了专门针对保育员上岗的PPT。

经过2个课程的学习,刘划亭已经学会在电脑上修改简单商品的基本属性,把已经设定好的程序调出来运作,机器人拍照失败后的调整以及任务卡顿之后怎么清除。

对她来说,最难的就是程序,大多是英文,看不懂也理解不了。不过,她想了一个办法,记住关键词,“我不需要通篇了解,程序都是工程师们写死的,我只要知道哪段是控制哪一环的就行。”

刘划亭明白,传统仓库里,人跑得快效率就高。但是在智慧仓库,数据跑得快效率才高。传统的仓库管理,是管人。在智慧仓库管理,则是管数据。她深知工程师总有撤场的那一天,她要抓紧时间学得更多。

仓库内男女失调的局面正在被打破。“智慧仓内需要会电脑懂技术的人,而不是用蛮力,这方面男女都一样。”刘划亭说。

未来,随着机械臂投入使用场景的扩大,将有更多的传统物流从业者成为机器人保育员。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