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掌门对掐”风波骤起 上海家化困局谁之过?

iwangshang / 王娟娟 郭璐庆 / 2016-11-29

摘要:相比两大旧人扎眼的“对掐”,同样让外界瞩目的还有上海家化目前面临的困局。

就在中国本土最大日化集团上海家化(600315.SH)即将迎来第一位女掌门人之际,一场两大旧掌门人“对掐”却意外上演,夺走了市场的关注。

一方是曾经执掌上海家化28年的“教父”葛文耀,一方是大股东平安曾力挺的“外援”职业经理人谢文坚。前者28日凌晨在其个人微博上发长文,痛斥谢文坚仅用三年时间掏空上海家化,并列举多项“罪状”,称将以个人名字向有关部门举报。而对于葛文耀的指责,谢文坚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则回应对方“诽谤”、“胡说八道”,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比两大旧人扎眼的“对掐”,同样让外界瞩目的还有上海家化目前面临的困局。平安入主上海家化五年来,日化行业竞争日益激烈,但这家本土日化集团却先后经历了两年内斗,元老败走,而后开启了备受争议的职业经理人三年执掌之路。而就在近三年,上海家化业绩逐年下滑,股价也一路走低,目前已与平安入股成本接近。此番新掌门履新,市场在抱有期待的同时亦更多担忧,上海家化或已错过最佳发展期,重回往日光彩已然困难。

旧人互撕

作为曾经的元老,虽已离开公司多时,葛文耀却始终对上海家化保持关注,尤其针对后继掌门人谢文坚在任时的种种作为,多次发声。

11月25日晚间,上海家化公告称,谢文坚因个人原因辞去包括公司董事、董事长等在内的所有职务。同时公司将聘任张东方为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并由刘东担任公司代理董事长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直至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为止。

而在这一消息公布两日后,葛文耀于28日凌晨在其个人微博突发长文,“呛声”谢文坚。

“谢文坚仅用三年时间掏空了家化这个极优秀的市场和财务的企业。”葛文耀在微博中列举谢文坚渠道塞货、费用超标、“任人唯亲”等致亲信高某独揽采购大全多条“罪状”。并称其将以个人名义就相关内容向证监会、公安局、嘉华董事会等举报。

当日上午,葛文耀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表示,微博文中所讲均有事实根据,不少家化老员工向其反应谢文坚以“洪荒之力”花钱。所以其呼吁,有相关方对谢文坚进行离任审计和调查。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追问其是已向有关部门提交举报信,葛文耀称就以微博长文举报。“很多人帮我转发,有人已帮我转到相关部门,谢文坚非中国公民,我希望平安、家化董事会能尽快对谢进行合规的审计和调查,阻止其离境,我说的许多问题自然就会被证实。”葛文耀称。

葛文耀微博长文中所说的上海家化设立新工厂以及办公楼搬迁,确有相关事宜可查。2014年前五月底,上海家化公告,为配合政府的搬迁工作新,投资13.5亿元在上海青浦工业园区建立新工厂,其中6.7亿元资金来自政府补助。另据本报了解,今年7月,上海家化办公楼正式搬至上海江湾。

“家化是上市公司,一切公开透明,所有的事都是按照公司程序来的。”对于上述被葛文耀所指责的相关事项,正在进行离任交接的谢文坚则这样回应《第一财经日报》。

对于葛文耀列举的系列罪状,谢文坚则坚称为“胡说八道”、“人生诽谤”,并称自己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而对于离任是否将接受审计,谢文坚的回答则是:“一切程序公开透明,该走的程序都会走,也会有相关公告。”

而对于自己接下里的去向,是否会离境,谢文坚则并未给出相关回应。

家化困局

资料显示,张东方曾任维达国际(03331.HK)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来自上海家化的信息显示,在张东方其任职的六年间,领导公司管理团队,成功使维达销售收入增长数倍,市值增长超过数倍。虽然张东方履历靓丽,但新人履新,首先摆在其面前的或就是上海家化的业绩和股价双困局。

在上海家化发布三季报后,曾有不止一位机构投资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上海家化连续两年业绩下挫,谢文坚领导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不懂快消,攻坚两年,成效仍难服众,或面临被替换的威胁,而今一语成谶。

回顾上海家化的业绩来看,2014年上海家化实现净利润8.98亿元,同比增长12.22%。2015年虽然净利润高达22.09亿元,但剔除出售天江药业的投资收益,扣非后净利润仅为8.17亿元,与上一年同期相比降幅6.38%。这是上海家化11年来净利润首次下滑,因为这一业绩,以谢文坚为首的管理层股权激励当年未能兑现,但从年报披露来看,当年上海家化关键管理人员薪酬从上一年的994.28万元增长至1686.68 万元,涨幅达69.63%。

在此之后,上海家化业绩下滑并未刹车。2016年前三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42.87亿元,同比下降7.14%;净利润4.33亿元,同比大降45.17%。同时,上海家化还预计,2016年度的净利将的降幅将在80%—90%。

从最新的报表中可见更多让市场担忧的数据,例如,前三季度销售费用增加4.7%至38.7%,管理费用增加1.8%至10.5%,。此外,收账款较年初增加0.56亿元至8.18亿元,存货也较年初增加0.06亿至6.83亿元。

“2016年难堪的业绩,将成为谢文坚离任后留给张东方第一个要应付的问题。”上海一私募高管对本报分析认为,谢文坚领导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或应为上海家化如今的困局承担诸多责任,其上任之初许诺的“五年计划”目前看已无法实现。

在入主之初,谢文坚团队曾为上海家化制定到2018年实现120亿元销售规模的总目标。对比行业数据来看,5年实现120亿元,这意味着,上海家化每年的复合增长率要达到23%,几乎超过整个市场增长率一倍。

和业绩一起下滑的还有上海家化的股价。即使在任掌门上任的第一个周一,上海家化的股价也表现欠佳,28日收跌28.33元/股,对应市值约190亿元,相应去年6月360亿元的市值,缩水近一半。

指针拨回到2011年12月31日,平安正式以51.09亿元的金额实现了对上海家化集团的全资收购,获得上海家化27.72%的股权。而2011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上海家化的股价为28.11元/股,也就是说,再跌下去,平安最初的筹码或进入浮亏。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1月,平安曾试图通过平安信托旗下太富祥尔基金以邀约收购的方式,使持股比例上升至58.87%,以实现对上海家化的绝对控股。但原本计划以40元/股邀约不超过2.09亿股,最终仅成交1022.66万股,占比上海家化总股本1.52%。彼时,上海家化的股价持续徘徊在40元左右。由此看,平安的这部分筹码目前已浮亏近三成。

“之前平安与葛文耀的内斗已经让家化元气大伤,谢文坚在任三年也未让公司回复元气,接下里想要迎头赶上是有困难的。”在上述私募高管看来,对于新掌门人张东方而言,接下来在上海家化的路或“并不好走”。

来源:第一财经,http://www.yicai.com/news/5169382.html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