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G20观察:新就业与新经济比翼齐飞

iwangshang / 郝建彬 / 2016-09-10

摘要:“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蓄势待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技术日新月异,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将给人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带来革命性变化。”

习近平主席在G20工商峰会(B20)开幕式主旨发言中讲到: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蓄势待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技术日新月异,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将给人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带来革命性变化。这种变化不会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帆风顺,需要各国合力推动,在充分放大和加速其正面效应的同时,把可能出现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9月6日,“劳动世界的未来高级别三方对话会”在京举行,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莱德、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江广平、中国企业联合会副会长黄海嵩出席会议。本次对话会目的,基于当前经济社会发展领域出现的各种变化和趋势,结合中国国情,探讨技术进步、科技创新对于劳动世界未来的发展方向。阿里研究院郝建彬应邀参会,以下为其对“新就业与新经济比翼齐飞”的观察。

文 | 郝建彬(阿里研究院就业研究负责人 北京交通大学兼职教授)

回顾20世纪,工业化、创新和技术进步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并大幅改善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就业也相应从“工业社会”下“标准化”向“信息社会”下“个性化、多样化”的新就业悄然转变。就业组织方正从“工厂、公司”向“平台”进行迁移,就业关注点也从“充分就业”切换到“灵活、自主”。展望未来,美国人工智能时代的科技预言家约翰· 马尔科夫《与机器人共舞》一书中,有两个数据很令人震惊:互联网行业,每使一个岗位消失,会新创造出2.6个岗位……而未来每部署一个机器人,会创造出3.6个岗位。面对科技创新与技术进步,未来就业将何去何从?

阿里巴巴一直秉承“促就业”的社会责任,将这一责任嵌入到阿里巴巴企业文化和商业模式之中。目前,阿里巴巴零售商业生态系统中,平台、厂家、商家和服务商形成了有效的相互促进关系。阿里云帮助中国的“小企业、年青人”多、快、好、省的开展互联网创业,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繁荣,成为就业创造的新引擎,让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创新、创意”的引导者。

图1 技术进步与就业主体的演进历程 

来源:阿里研究院《新经济十大议题》2016.3

一、阿里巴巴就业的基本状况

(一)网络零售创造流通领域就业新方式

麦肯锡《中国网络零售革命:线上购物助推经济增长》研究报告表明,网络零售39%属于新增消费。由此测算, 2016财年阿里巴巴3万多亿网络零售交易额中,超过11700亿元属于新增消费,这背后蕴含了大量的新增就业机会。

根据中国就业促进会一个淘宝网店就业系数约为1.6人/店、一个天猫网店就业系数约为6.9人/店的测算方法,仅阿里巴巴零售平台2015年就创造就业机会约为1522万。其中,淘宝、天猫平台上网店创造的就业机会就达1104万,提供的电商物流领域就业机会达203万(基本都是新增就业),电商服务相关就业机会超215万(基本都是新增就业)。同时阿里电商生态还为产业上下游相关领域如生产、制造、设计、原材料等带来大量就业机会。

1.吸纳年轻人创业就业,增进社会稳定和谐。在1100多万网店从业人员中, 80、90后成为绝对主体,8成网店员工是34岁以下年青人,75%是高中以上文化程度,不仅有大学生、白领还有退伍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残疾人等弱势群体。阿里巴巴零售平台已经成为让年轻人有事干、有奔头、增进社会和谐稳定的就业平台。

2.促进零售从业人员的转移升级。淘宝网让多数线下“摆摊”的个人,纳入平台的统一、规范管理中,拓宽了收入渠道,同时降低了社会综合管理成本,增加了全民福祉。天猫则帮助众多传统品牌完成互联网基因重组改造,全面开启商业电子化时代,更好洞悉消费者。

网络零售就业扩大的主要因素包括:

一是C2B经济下小众、个性的消费需求,带来工业时代“大产出、小就业”到信息时代“小产出、大就业”的改变。淘宝网平台的交易系统,搭建了一个新商业的基础设施(公共交易服务),让上千万卖家低门槛、低成本地开展远程交易(节约房租投入,降低库存压力),满足数亿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提供数亿商品选择,支撑起高度复杂的分工、众多灵活的就业场景;

二是电子商务延伸了就业链条。服务半径扩大,从几公里延伸到几千公里;从“有限实体货架”到“无限数字货架”;延长服务时长,从一天8小时营业到24小时营业、“全年无休”;

三是电子商务创造了就业新物种。随着服务细分化,从消费者与售货员时点服务到消费者售前比价、在线服务、上门送货、售后评价的全方位服务,能够吸纳多层次、全方位的从业者,如超过200万的电商物流从业人员,就是原来传统零售业态所没有的。

图2 网络零售与传统零售的就业分工、时长、半径比较

来源:阿里研究院

(二)让就业更具包容性

1.成为在校及大学毕业生创业就业的重要途径。中国就业促进会《网络创业就业统计和大学生网络创业就业研究项目报告》报告显示,全国大学生创办的网店带动就业占网络创业就业总数的六成,电商创业成为众多大学生创业的首选。

2.为弱势人群就业赋能,让就业更具包容性。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互联网+,让残疾人创业就业不再遥远》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6月底,淘宝网上共有残疾人卖家31.6万人,实现销售105亿元。最新数据显示,淘宝网商残疾人卖家已经突破45万人,销售额超120亿元。

3.促进创业就业的性别平等,女性撑起半边天。目前,店主中女性占比50.1%,交易规模占总交易额的46%。开网店成为数百万女性创业者的首选。店员中,女性比例为49.2%。

(三)创业就业在“云”“端”

截至2016年6月底,阿里云有近60万付费客户,这意味着有近60万的创业者在阿里上创业,带动就业超200万。阿里云创业大学,以“课程+培训+专题讲座”等方式来输出给创业者,使得科技类创业者能够通过阿里云先进的技术能力来丰富创业宽度,通过云上创业生态平台,将创业主题延伸到更多细分科技领域,让更多学术派群体通过阿里巴巴商业化平台进行实践进而帮助其增加创业成功率。

阿里云的“云翼计划”,面向所有高校在读的专科、本科、研究生和博士生,以每月一杯奶茶的价格(9.9元/月),提供包括1G内存、15G带宽流量包、40G系统盘等在内的云计算服务。而“创客+”平台,则是由阿里云和第三方联合创建的平台服务体系,为创业者和开发者提供包括免费包公场地、融资渠道、开发组件和各类营销推广资源,帮助创业者实现梦想。相信未来在阿里云上会有更多年轻、有梦想的“创客”成长起来。

二、新就业形态的四大趋势

阿里巴巴16年的电商发展之路,也反映出我国模仿型排浪式消费阶段基本结束,个性化消费渐成主流,网络消费是新经济发展重要驱动力,网络就业是灵活就业的主要形态。

趋势一:平台型就业浮现,自然人成为市场的主体。“平台式就业”已经成为基本就业景观。传统的就业方式下,员工受雇于特定企业,通过企业与市场进行价值交换;而平台方式下,自然人需通过虚拟账号就可以成为平台的服务方,与市场消费者连接,实现个人的市场价值。

图3  平台式就业示意图 

来源:阿里研究院,2015

图4   BCG:传统就业方式VS.平台型就业

来源:《互联网时代的就业重构》,BCG,2015

趋势二:“创业式就业”成为一种显著的“就业”方式。“互联网+联带来的新经济,为创新创业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和高效途径。随着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互联网成为年青人创业的首选。淘宝、天猫正成为千万年青人创业的三角地,从而对接超过4亿在线消费者、3万亿大市场。正如BCG在《互联网时代的就业重构》报告中指出,以下四大因素,极大地降低了创业的门槛。

基础设施:公有云服务的出现提供了极具延展性和灵活性的基础设施支持。对于初创团队来说,极大地降低了创业门槛,大幅节省了创业成本。

市场推广:移动社交媒体的出现为初创企业提供了一个低成本的推广方式。

销售渠道:各种互联网平台为初创企业聚集了流量,节省了创业早期在销售渠道建设上的投入。

融资:各种互联网金融业态的出现为小微企业提供了低门槛的融资渠道。

图5  淘宝卖家规模:个人和小微创业成为趋势 

来源:《谁在开网店》、《2012年网商发展报告》

趋势三:灵活化就业正成为普遍,“家庭与工作”关系得以更好平衡。当前,中国也正在进入新的“零工经济”时代,网红、创二代、自媒体、威客、麻豆、兼职开网店、专车司机、快递自由人等自由职业层出不穷,传统的“8小时工作”正在变成“U盘式就业、分时就业、秒就业”。

究其原因,第一,越来越多的工作,都与“数据、信息、知识”相关,而这些要素又是不均匀地分布在不同个体;第二,互联网、大数据,已经能够支撑大规模的社会协作,而不只是企业内的小规模协作。只要有意愿和能力,每个人都将近乎于好莱坞的演员,可以随时去不同剧组出演不同的角色。相反,一位演员终生只在一个剧组里出演一个角色,那才是无法想象的!

图6 技术进步带来传统组织、雇佣的变革 

来源:阿里研究院

趋势四:分工细化带来新兴职业层出不穷。在互联网的长尾效应下,基于对大数据的分享和交换,特色生意、服务越来越多;职业种类也在不断分化,三百六十行已经远远不能概括其丰富性了。如网络模特、网络摄影、叫醒服务,道歉服务,告白服务,失恋服务……这背后创造了无数小众、长尾的就业机会。

图7 互联网技术进步带来市场交易成本降低及分工细化

来源:阿里研究院整理

市场范围:大市场才会有大分工,互联网和云计算支撑起了一个广度与深度达到了历史新高峰的全球大市场。

交易费用:一方面是互联网和云计算正在大幅降低企业间的交易费用,另一方面则是通过对海量消费者个性化需求的满足,正在创造出新的专业化价值。

交易技术:淘宝、支付宝等交易系统与交易机制,都可以被视为广义上的交易技术,正是这种可以同时服务数亿消费者、低成本地开展远程交易、高度发达的交易系统,才能支撑起高度复杂的分工。

资产专用性:与工业时代企业的资产专用性不同,平台以“平台共享”的方式,在云计算中心的“初始固定投入”与APP、垂直应用、增值业务等“边际投入”之间,进行了一种超出企业资产专用性边界的社会化分工。

图8  DT时代“分工/协作”扩展就业新边疆

来源:阿里研究院,2015

新经济下,大淘宝比肩甚至超越沃尔玛的背后,是DT时代的分工/协作,已经在多个层次上开始破解工业时代“分工深化”与“交易成本上升”之间的互相锁定,技术创新正在拓展商业的边界,相信也会创造大量更具创意、更富创造的新就业岗位。

 

 来源:阿里研究院,http://www.aliresearch.com/blog/article/detail/id/21069.html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