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面膜“倒姐”售假卸妆水被抓,一年出货上万瓶案值超百万

iwangshang / 天下网商 / 2016-06-29

分享:
摘要:近日,深圳公安破获一起涉案金额上百万元的假冒卸妆水案。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社交平台的售假情况增多,取证难正成为警方打击线上售假的普遍性问题。

近日,深圳公安破获一起涉案金额上百万元的假冒卸妆水案。售假中间商唐某虽拥有自己的品牌,但在利益的驱动下仍参与售假,非法获利数十万元。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社交平台的售假情况增多,取证难正成为警方打击线上售假的普遍性问题。

在唐某位于广东市内的办公室,警方查获的假冒“贝德玛”牌卸妆水

在唐某位于广东市内的办公室,警方查获的假冒“贝德玛”牌卸妆水

大数据让假货“倒姐”显形

“倒一次手就能挣万八千,这样的买卖我为什么不做?”谈到自己的犯罪动机,销售假冒化妆品的唐某,直言不讳地告诉办案民警,一切就是为了钱。

现年30多岁的唐某,在广东经营面膜、口红等化妆品批发生意多年。并于2015年注册了自己的品牌,通过微信等渠道进行社交推广。但因推广成本较高,且竞争激烈,唐某的生意做得并不理想。为了生存,唐某想到了另一条路,就是销售假冒化妆品。

在与厂家接触当中,唐某得知余某等人的小厂在制造假冒BIODERMA(贝德玛)牌卸妆水,便参与售假环节,做起了假货“倒姐”。通过微信沟通,找到多个二级卖家并进行售假,累计售卖假货上万件,涉案金额一百多万元。

唐某给下线的供货记录单

唐某给下线的供货记录单

在唐某办公室查到的伪造代购小票

在唐某办公室查到的伪造代购小票

2016年5月,在阿里巴巴大数据打假的支持下,深圳警方经过半个月的跟踪调查,突击了唐某位于广州市白云区某办公楼内的售假办公室。现场查获假冒BIODERMA牌卸妆水数箱和一个记账本。在随后的审讯中,唐某初步交待,从2015年开始,她通过微信等软件进行交易,共销售假冒BIODERMA卸妆水一万多瓶,非法获利数十万元。

在唐某位于广东市内的办公室,警方查获的假冒“贝德玛”牌卸妆水 (2)

据悉,生产假冒BIODERMA产品的余某等人也被警方抓获。如今唐某和余某等人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唐某因怀孕被取保候审。

监管缺位  社交平台成假货“批发市场”

法国BIODERMA品牌COO(首席运营官)周俊表示,通过与阿里巴巴合作,他们发现目前假冒化妆品有三大有趋势:1、生产和批发源头多集中在东南沿海日化工业发达地区。2、通过微信等新兴社交平台进行售假的案例在快速增加。3、假冒化妆品的品牌和种类,随着潮流而快速变化。

“社交平台售假和假冒化妆品品类的快速更迭,给品牌方协助警方侦查和锁定犯罪证据造成了很大难题。”周俊表示,阿里巴巴大数据打假技术能快速锁定犯罪嫌疑人所在区域,并提供证据链条,给执法提供了有力支持。

“得益于权利人的积极配合,我们通过‘神秘抽检’发现了这批涉嫌假货的商品,并在大数据智能分析与追踪下,联手警方成功查获假冒品的生产厂家。”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小二向记者介绍,阿里巴巴已构建一套全球领先的“四维”打假模式,其中最核心部分是“大数据打假”。利用大数据技术手段可以将“神秘抽检”等线上防控措施通过智能识别及追踪系统具象化,从而成为可供执法机关直接采用的证据链和线索档案。

但经营多年线上化妆品生意的刘女士却告诉记者,如果只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销售假冒化妆品,其犯罪证据仍很难被认定。“电商平台的销售记录有备案,一旦发现有售假,能很快确定证据。而微信上做买卖是基于聊天、转账的模式。就算其因贩卖假货被警方查到,其售假记录也很难认定。而且售假多是团伙经营,销售记录分散。这使得很多警方接到售假报案,在实际办案中很难取证,打击违法分子。”

刘女士还告诉记者,目前大的化妆品牌,更多是把微信这样的社交软件当做推广平台,进行产品宣传。“二三级分销商,有通过朋友圈进行销售的,但成交量一般都不高,更多也是给自己打广告。”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